LOADING

  • 跟著鑄物,高岡散步

    Interview.text / 劉秝緁 ; Photo / teikoukei

    來去高岡住一晚 #002

    高岡是由戰國武將前田利長所建立,延伸其所需,自然希望青銅器產業在此興盛,為自己儲備強大的後盾。彼時邀請各地的天才鑄物師前來發展,開設鑄造工廠,不但興盛了高岡的市政,也就此埋下鑄物產業的種子。前田利長或許沒想到,這個決策影響了高岡四百多年來的產業脈絡,更使高岡成為日本生產銅器的最大宗地,擁有「鑄物の里」之稱。

    在〔來去高岡住一晚,行進北陸間的溫柔過度〕中提到過的金屋町,是高岡鑄物的發祥地,時間從戰國至今,原來以製造庶民的生產用具為主,後因為信仰而開始製作佛具,最後甚至還發展出裝飾性的鑲嵌技術,不但是日本最大鑄物出產地,更因為擁有四百年的深厚底蘊而受到國際肯定。第二篇的來去高岡住一晚,一起跟著看看這些鑄物在高岡無所不在的魅力吧!

    由高岡小學生製作的鑄物銅像

    做了五十多年的神初先生,笑臉和熱情還是這麼年輕!

    位在金屋町的「鑄物工房利三郎」有150年的鑄物歷史,在展售的店面空間後藏身了製作鑄物的工廠,購買之餘還可以選擇用雙手來記憶鑄物的過程,跟著師傅操作一遍這流傳已久的技能,製作出名符其實的「紀念品」帶回家。

    工廠裡,已經81歲的社長神初祐二先生,是工房的第五代,投入鑄物五十多個年頭,我們看不出歲月在他的外表或是手藝上留下的痕跡,明亮的雙眼和穿梭在廠內靈巧的姿態,這項已經蕭條的技藝,似乎還在蠢動它活躍的本領。雖然現今的需求量,讓工廠運作只需兩人就足夠,神初先生卻不斷絞盡腦汁地思考與新世代更靠近的方式,拿起研究圖案的書目,希望在這項年老的質地上刻畫出新穎的模樣,同時還計畫著用顏料創造新的色彩效果。不斷激盪思考的神初先生,為鑄物尋找新出路的心,用生命告訴我們對鑄物的熱情和不會就此老去的意念!

    把圖案切一半,神初先生認為這樣有更多想像空間

    美男來著的高岡大佛,鑄物打造的最高驕傲

    以銅鑄打造的「高岡大佛」,不但是本地的象徵物,有日本第一美佛之稱,還以其16米的高度,與奈良、鐮倉大佛並稱日本三大佛,坐落在高岡市鎮中庇佑人民的願望。

    現在佇立在眼前的,已經是第三代的大佛,過去兩代皆是木頭材質,因此不敵祝融的侵襲,直到1933年才改以青銅製作,讓代表著「鑄物の里」的高岡市,以自己最驕傲的技術來打造信仰的寄託。

    「世界上的母親都是觀世音、母親是家族之心的潤滑油」

    到能作看一遍鑄物這樣做

    鑄物形塑著高岡,從鑄物的町到信仰的大佛,似乎以一種沉甸甸的方式來維持這座城市古老的面容。然而要是就這樣老去,又該如何與新的世代親近因而擴大市場需求以及新血來傳承下去?

    接著拜訪的是相當能代表高岡鑄物創作的品牌—能作(NOUSAKU);將傳統僅是為佛具生產的鑄物注入了新思維,轉換了沉甸甸的印象,要以輕巧的姿態大步走入現代人的日常。我們在能作工廠中,跟著走過鑄物的起源,探尋這門近百年的製作,也與社長談談品牌轉化的歷程。

    擺滿模型的房間,每一個作品的起源就從灌注這些模型開始

    錫的熔點較低,以家庭用的爐火就可以鎔化鎔化後注入到前面製作好的模型中塑型沒有等待很久的時間就凝固成型了,將砂石及作品倒出後再去做細部的雕塑

    每一件都是用手動轆轤拋光磨砂時磨去的金屬都可以回收再使用

    一個步驟就是一個職人的世界,僅僅是拋光、僅僅是鑄鎔,整天的全神關注都在一件產品中細微的百分比裡鑽研。很有趣的是不同作業的座位,也有各司其職的趣味;以拖車為工作椅,有剛剛好的高度,還有隨時可遷移的特性;或是下挖一個擱置雙腿的洞,在榻榻米上和機器一起席地而坐,讓機器包圍成了一個工作的堡壘。

    擔任過鑄造廠技能士的社長,一直在探究這個時代對於鑄物的需求。以錫為例,過去錫總因為它柔軟的特性而總是和其他金屬揉和變得堅硬,而能作社長卻抽絲剝繭,順從其柔軟的本性,製作出雖然不堅硬但也適任於生活的各種用具。並徵求與年輕藝術家合作,利用鑄物創作出一件件有趣的作品,不再是祭拜時才使用的佛具,而衍伸出了置物籃、風鈴、花器、杯具等…,那些原來令人感到崇遠的鑄物,就這樣溫柔地轉化成生活風景。

    儘管要與世代接軌,能作也不放棄仰賴手工專業技士的程序。像鑄物這樣的民藝,最珍貴的莫過其手感溫度,是機器再怎麼規格化都量產不出來的。日本民藝家柳宗悅曾說:「手與機器的根本區別在於手總是與心相連,而機器則是無心的。」而「心.地方.物」是能作品牌的核心精神,仰賴鑄物師手工的專業,傳遞與生活親近的心,展現出高岡無可取代的地方精神,相信是可以與時並進地延續下去!

    延伸柔軟的本性,syouryu 錫與紙的聯想創作

    一個地方的轉型不能只有能作,以すずがみ這項將錫做成紙般富有彈性的作品,傳遞了錫創作到世界各地的 syouryu,同是將鑄物淵遠流傳的生命,作一個細胞活化後再新生的代表!

    第四代的島谷好德先生,是在一個鑄物相關的研討會上構思出すずがみ這項作品;以錫為發想,不循著過去加入其他金屬曾其堅韌的做法,也不甘於只能單純作為食器用途,想將抗菌這個功能延伸更加開展他的創作。從字面上來看,すず是錫,がみ是紙,這張如紙一般,柔軟卻又堅固,平整卻又變化無窮的作品,突破了大家對鑄物的眼界。無論作為食器、花器、或著就是器,任何載體都能在這張錫紙上安穩的飛翔,也以此飛到了各國去,傳播了高岡鑄物名聲。

    各種面料的槌子能敲製出各種款式的すずがみ

    錫器不再僅是束之佛堂的高閣使用,而是送進每戶人家的生活裡使用。用一種嶄新的眼光來看待傳承了100年的職人技藝,是在高岡感受到最強韌的生命力。

    因為喜歡而主動來實習的學生

    鑄物在哪裡,早就跟我們生活在一起

    我們在午茶時間遇見昭和24年開始的宮田のたいやき(鯛魚燒),不同於一般六個一組的模型,宮田家使用另一種機器,也是本地出產的鑄物,讓每個鯛魚燒都在各自的鯛魚模裡成型,火侯可以更細緻地包圍每一條鯛魚燒;晚餐則品嘗到北陸最新鮮的漁獲,再次見到鑄物以食器的方式盛裝這些美味。

    想起同樣也是高岡驕傲的出品詩歌總集說過:「所謂的和歌,是以人的心做為種子,綻放出千千萬萬的枝葉的話語」,高岡的鑄物也是這樣,於歷史的流轉中生根,以不同的面貌展開與人共同生活的步伐。

    鑄物散步到最後,像是走了很長一段的歷史迴廊,回溯過往又接續到現代,從以民生整體為大任的器具到供奉信仰的佛具,鑄物離人的生活是要越來越靠近,產業才不會消失存在於時代的意義。來一杯高岡出產的日本酒—勝駒作結,來自整個富山縣最小酒窖,有著和鑄物一般精深的驕傲,浮誇的被稱作酒中的辛德瑞拉,在乾一杯的時候,發現是能作的鋁製酒杯,說是更能展現風味的質地,就這樣又在一次品嘗到鑄物的滋味!

     

    [Info]
    鑄物工房利三郎
    富山县高冈市金屋町8-11

    高岡大佛
    富山縣高岡市大手町11−29

    能作
    富山県高岡市オフィスパーク8-1
    www.nousaku.co.jp/

    syouryu (有限会社シマタニ昇龍工房)
    富山県高岡市千石町4-2
    www.syouryu.co.jp/

    宮田のたいやき
    富山県高岡市末広町13-8

  • RECENTRY
    “ Good Summer, Good …
    由文總主辦、為東京主場 TAIWAN P…
    TAIWAN PLUS 2022「台灣吉…

    ALL

    AREA
    TAIWANJAPAN

    NEWS

    ARCH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