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 一件可以穿很久的衣服裡,有人們很長遠的記憶——minä perhonen與皆川明

    Text.Interview / 劉秝緁;Photo / 叮咚;Special Thanks / 不只是圖書館

    首度來台灣舉行公開活動,日本服裝品牌「minä perhonen ミナ ペルホネン」的創辦人暨設計師——皆川明,在一個週末舉行了兩場講座,更首度手繪牆面,留在不只是圖書館的展場中。原訂中午十二點採訪,安排在皆川明繪製完牆面之後,而一個筆劃就用上好幾次的描繪,在爬上樓梯和貼緊地面之間,他畫過了十二點又兩個鐘頭的時間,一共五個小時!跟52歲的皆川明說聲辛苦了,他伸伸懶腰、神色自若,沒有半點疲態,想必是一直保持著當初熱愛運動到要當體育老師的運動習慣吧?我們很珍惜親眼見得這段過程,也相信這專注到時間都忘卻的投入,是minä perhonen風靡日本25年的原因。最後因超時作畫因而無能完整採訪,請恕我們用觀察的角度來分享這次所見。

    為迎接品牌25週年的到來,minä perhonen在11月於東京都現代美術館舉行以「minä perhonen / 皆川明 つづく」為名的大型展覽(註1)。「つづく」有「待續」之意,皆川明說是關於品牌的時間、記憶、製作的傳承之展,他以百年的尺度來衡量品牌的發展,這場展覽是1/4里程碑的回顧,也是向前邁進的回憶集結之處。

    現正於台北「不只是圖書館」展出「生活與設計 – 製作者與使用者之間心與物的循環」

    皆川明因年輕時在巴黎服裝週打工,埋下了創立品牌的念頭,但也在品牌創立之初,即捨棄時裝的定義,既不走時裝秀(註2),更從不打折出清,看起來很大牌?還是神氣?都不是——對於minä粉而言,2000年設計出的「tambourine」圖樣,仍是永不過氣的經典,品牌依然每年推出此布料的服裝與配件,更成為入門的收藏款。對皆川明來說,「世界上有許多無法以『流行』兩個字概括的美好事物,這才是我想創造的類型。」他所設計的圖樣都有永恆的魔力,這份魔力不但施予給消費者,更是回饋到製作者與工廠。

    這就要說到minä perhonen創立的1995年了。

    1995年,是日本動盪之年,阪神大地震、東京地鐵沙林毒氣事件、日元飆升、勞動人口首次出現負成長……,整體經濟影響著人心,環境並不利於創業,更何況是屬於奢侈品的服飾業。「當時很多工廠都不作業,minä是工廠唯一的訂單。」皆川明自行設計與開發布料,但創業之初能有多大的量,工廠多不願接單。眾所皆知他創業前白天跑魚市場打工,下午畫設計稿,後來面對不願意生產的工廠,他便前往布料生產廠打工,學習服裝的製程之外,更理解到工人的想法,進而漸漸打動他們,讓精細而費工又耗時的布料們得以生產。

    在工廠工作時,他發現相對於穿著衣服的人,製衣的人並不快樂,他希望「創立品牌是要讓更多人有感到幸福的機會。」這裡的「人」,理所當然的有消費者,此外,還有在每件衣服上下足功夫的職人們。皆川明在兩場講座上都說了好幾次:「製作衣服的人幸福,穿著的人也會感到幸福,比較高的定價除了是使用好的材料,也回饋到職人們的生活環境。」他細細畫下穿著上的溫柔與細膩,讓人在生活中保有優雅自度,這樣的溫柔擴散到製作者身上,曾經在12SS的品牌型錄誌〈紋黃蝶〉中,透過黑白影像大幅地描繪了幕後的生產職人,將minä perhonen的光芒歸於他們的眼裡的細心與手工的功力。更進一步他說到了要達到「五好」——是消費者、製作者、販售者、未來的人與整個社會環境都能因minä perhonen而更好。

    說起一塊充滿大自然裡動物身影的設計〈和諧〉,皆川明說這塊布料製作細節多、非常費功,一天只能製作三尺,生產這塊布的機器因效率不佳令工廠想要淘汰它,但皆川明保留的是機器的實力「這反映了社會重視生產力大於品質,但minä perhonen在意的是可以使用多久,與其很快的大量生產,也很快地被市場淘汰,不如慢一點、好一點,讓人穿久一點。」

    設計圖樣-symphony /不只是圖書館提供

    此外,他也透過設計上的安排,串連機器與人工間的平衡。曾經遇到一塊布料,工廠直言做不出來,原因是最後的步驟還要手工來剪斷。皆川明對所有「做出不出來」的叛逆是大費周章且細膩的,他甚至讓一位本來處理衣物縫補的奶奶,來負責製作某款一件只有一朵四葉草的洋裝——「因為這代表幸運。」在唯一的一朵手工四葉草上,悄悄注入了製作者與使用者專屬的幸福。

    在他眼裡沒有「過季」、沒有將服裝為時間設限,如同他在「つづく」的其一展間,展示了歷年來四百多件的服裝設計,但你絕對找不到關於年份的說明,「什麼時候做的並不重要」皆川明一再強調,而是消費者穿上它之後所能創造的回憶。同一塊布料,會隔一段時間就在店裡販售,minä perhonen的公關說:「以前的布料通常一拿出來就會搶購一空。」皆川明的「大量生產」,是希望讓工廠專心製造同一塊布料,甚至可以說是創造一個「永恆」的模式,讓設計的心意以及製作的勞力不會被浪費掉,而另一方面,這款設計也必須長長久久地受到人們的喜愛。

    關於恆常生產與喜愛的平衡,他做到了。

    立體刺繡成圓圈的「tambourine」圖樣,至今已經生產了十年、長度10萬米以上。喜愛的程度是「令工廠在生產淡季時,也有工作可做。」

    設計圖樣-tambourine / 不只是圖書館提供

    從來沒有厭倦、怠惰的時候,皆川明彷彿就是乘著minä這朵芬蘭語的蝴蝶,因朝露而起飛,採集大自然的寓意,設計於布料中。「每天早上起床,都會感到新的一天是上天給我的恩賜,光是有一整天可以做是,就讓我充滿動力。今天早上我只擔心牆面沒辦法在講座前畫完而已,但作畫的時候真的很幸福。」

    而他感到最幸福的莫過於:「一件可以穿很久的衣服裡,有人們很長遠的記憶。」

    ʚɞ

    在作畫與講座之間僅存的時間,我們在幾乎十題的滿腹訪綱僅選一題,這題很長,大概是:兩年前去到店裡,發現型錄專變為flyer的形式了。很珍惜手邊現有的每一本〈紋黃蝶〉,11-12AW是手抄佛經的形式,12SS透過黑白影像分享了幕後記事的生產現場,13SS請到KIGI 植原亮輔 渡邉良重做藝術指導,13-14AW甚至到皆川先生喜歡的喫茶店〈馬天使〉取景。想請皆川先生分享製作〈紋黃蝶〉的初衷與想法,以及未來對於品牌概念的呈現的計畫?

    皆川明:「〈紋黃蝶〉是由我從發想、裝幀形式到合作人員全部負責的一本品牌概念型錄,然而幾年下來,型錄已經變成大家的慣性了,好像時間一到就必須要製作的東西,我不希望這樣,於是稍作停頓,有新的想法時再出發。而最喜歡的一本是14-15AW的這本,是由我的好朋友-上田義彥拍攝,他那時已經不再拍攝型錄了,因為我的邀請而加入這次的製作。」

    我們把書外殼打開,像禮物一樣,照片是獨立一張張的個體,視角從地上堆滿的落葉,到站在樹林中的模特兒,而驚喜的是,背面的插畫,從第一張的一筆畫,到最後一張完成為一朵花,畫,是皆川明畫的。

    創造無謂時間設限的體驗,從穿著到閱讀,皆川明這幾年也跨越尺度到選品、家飾、室內空間等創作,那種溫柔會一直延續,像是提醒著世人:慢一點,比較美麗。也像是他在說品牌名稱minä perhonen的「minä」是「我、自己」是每個獨立個體,而非皆川明獨有而已,他希望未來接手的人,也可以以他自己來傳承。

    註1 : 就服飾品牌而言,美術館過去只有三宅一生曾有如此大規模的展出。
    註2 : minä perhonen 只在國外發布時裝秀,因為日本國內有直營店,皆川明認為大家可以自行到店裡去體驗。

     

    [Info]
    ⎔台北展出

    「暮らしとデザイン -つくり手とつかい手の心と物の循環
    生活與設計 – 製作者與使用者之間心與物的循環
    展期:2019年12月13日~2020年01月12日
    地點:Not Just Library(台北市信義區光復南路133號1F 松山文創園區一樓辦公廳舍 松菸口)

    ⎔東京展出
    minä perhonen ミナ ペルホネン/皆川明 つづく
    展期:2019年11月16日〜2020年02月16日
    地點:東京都現代美術館 企劃展示室 3F(東京都江東區三好4-1-1)

  • RECENTRY
    “ Good Summer, Good …
    由文總主辦、為東京主場 TAIWAN P…
    TAIWAN PLUS 2022「台灣吉…

    ALL

    AREA
    TAIWANJAPAN

    NEWS

    ARCH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