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 狂開分身,理性、隨性,每個都是很桑的自己,初耳的藝術家好朋友-插畫家weidaji

    Text&Interview 王涵葳, Photo EGG

    weidaji住在老台北,耳濡目染周遭老東西的韻味,喜歡神祕學還有日本文化,時間成為介質,將這些元素釀成筆下的世界觀。weidaji愛蝦子,還養過四隻螯蝦,分別取名鳳梨、蝦球、白鯧、五十嵐,在他的畫裡,處處看得見愛蝦的蹤影。在插畫的維度,weidaji創立大基海產店。把畫出的小生物統整一起。

    畫畫前,weidaji必定沖涼,是他的淨身儀式,畫到入定時,誰也別想打擾,因為畫畫是他覺得最桑 (台語:舒服、自在) 的事。「想畫什麼就畫什麼,不想有任何規則。」隨性可以的背後,有著相應的執著。「我想要選擇一件事情堅持去做,不想讓其他事情變成我的退路。」理性看待創作成為工作,至今交出的代表作累積在音樂圈,「?te壞特」首張專輯的封面與MV,展現weidaji不同創作風格。他說就像玩遊戲時,擁有不同帳號,盡情扮演各個角色,狂開分身,而每個都是真實的做自己。

    ARTIST PROFILE ——

    weidaji
    接案的人,愛畫畫的女生
    1995年出生於大稻埕
    高中美術班、大學唸廣告
    愛蝦人士
    Instagram:@x.x.xvoo
    分身帳號:@weishoot
    weidaji.mystrikingly.com/

    初耳:從小就愛畫畫,記憶裡最早畫了些什麼?

    weidaji:畫七爺八爺,因為我家住在廟附近,我會畫在雜貨店或文具店都會賣的八開圖畫紙上,這是媽媽和我說的,大概是幼稚園大班的時候吧!

    後來國小,有和班上同學,午休不睡覺,一起做班上的娛樂報,我在裡面負責美編,有人是編輯,負責感情專欄,還有寫班上的八卦。現在想起來,真的覺得好可愛。我們還因此跟老師申請和談判,中午不睡覺、要作班刊,幸好老師是一口答應。我們上課先把版型格子畫好,A4雙面的,每個禮拜四出刊,A4雙面,午休起來瞬間,會把它貼在教室外面,連隔壁班也會跑來看。

    初耳:動畫、平面設計,都有涉足,你最想被稱呼為?

    weidaji:插畫家。以前也有畫過學校班上的小漫畫,喜歡做人物設定,我曾經一度以為我會變漫畫家。後來發現我只是喜歡看,沒有想做這件事。漫畫要把很大的世界觀統整出來,並且很明確表達事情,其實是很難的。我在畫畫的過程會一直改變想法,以致跟剛開始的草稿不一樣。如果我系列要畫五張,我會在第二、第三就覺得好無聊喔!覺得自己的個性沒耐心,很不持久。

    初耳:音樂圈是你的伯樂,在接案過程中,梳理出的工作流程?

    weidaji:很多接案工作都是和音樂有關的,我自己的SOP 是一定是要和他們聊天,知道他們的故事。因為他們做的音樂都是關於自己的,從聊天得知他們的想法,如果願意講更多,我會聽他人生經驗。因為我發現大家面臨的問題是一樣的,聊這些東西從中去了解對方。再和案子需求整合起來。

    「?te壞特」是個很好的例子。一開始,我也沒有看過他本人,透過製作人,與他線上聊過幾次。因為不露臉,他最重要的形象是帽子,也就貫串在之後的設計中,聽他音樂,原以爲是個三十多歲的姊姊,想要講些話給大家聽,後來才發現他跟我同年。是直到後來在一次演唱會結束後見到他,不過看到他本人,也沒有影響我對他的設定。

    初耳:怎麼詮釋不同風格的畫風,在這之中,你是如何切換的?

    weidaji:我自己認為我太任性,思考太跳躍了。大家都覺得說插畫要有一個風格;插畫裡要有可以認出來的icon。我自己也想有,但我沒有耐心,這就是為什麼我有另外一個帳號的原因。像是我玩遊戲也會有一直有很多不同的角色,扮演不同角色,像是另一個Ig帳號,我設定它是高中的我,那時候的個性是比較衝,寫的文字、畫的圖更隨興一點,想要怎樣就怎樣。

    不同風格有點像是商業跟我自己創作的轉換。有部分是我還沒找到我自己創作的東西如何有商業性。長期累積對外的作品,是音樂的性質偏多,後續找到我的案主,也會依照這個方式去製作。覺得沒有不好。正因為我很需要上下班的開關,不喜歡回到私人時間還要處理公事,剛好這條界線很明顯時,對我來說是好事,又加上我也喜歡變換角色。

    初耳:筆下作品角色創造出大基海產店的宇宙觀,想像自己也是住在裡面的一員,你會是什麼生物和個性的存在?

    weidaji:從早期開始,我就會畫些小生物小怪物,用大基海產店去整合這些角色。但我好像是用上帝視角在看這件事情,我不行自己摻進去。覺得把自己畫進去就噁心了,像是突然這池子裡面出現奇怪的人,擾亂了這一缸。
    正因為我就是看他們在幹嘛的人,我想要很中立的看這些事情。像是看其他國家人的感覺,而我也沒有想成為那國家的人。

    大基老宅近幾年逐漸開始開放參觀,目前所在位置是靠近右廊的「浪濤門」大基家一直渴望家業拓展至大海,然而先天不適水性ㄧ直無法達成,建立此門,意味家族野心始終遠大,欲從此門入,如同浪濤將入此門者推向廣大的世界。其餘中廊左廊尚在修復施工中,相信近期能展出給各位鄉巴佬參觀。歡迎參觀,注意音量~

    大基老宅中廊施工完成,目前開放參觀當中。「驛馬門」大基寶馬家族的興起,靠自身的優勢,做起草原的買賣。曾有懂風水的大師勸戒當家,家中不要有拱形門,又稱為「驛馬門」表示家中成員時常在外奔波,聚少離多。但當家表示「身為一脈相承的寶馬家族,哪匹馬不跑,馬不跑便是死亡,叫馬不跑!少跟我胡扯!」拗不過當家,風水師只好建議考慮左右兩側放置端詳的獸,多少能化解些不好的氣場。歡迎參觀,注意音量,小心腳下!

    圖說:做盤子是誤打誤撞。很想試試看,如果瓷器上有自己的圖,會是怎麼樣。

    初耳:透過作品,想傳達的意念?

    weidaji:我在畫圖和寫字都是更了解自己的過程,同時是想療癒自己,畫完圖後,我會看著感覺會有什麼情緒出現,再試著寫下來。
    說真的,我在畫這些東西的時候,情緒和意念是有灌輸在裡面,如果你有感受到溫暖或其他的感覺,那都真的是我想給大家的東西,只是我還沒意識到那是什麼。但如果我很有意識,可能會變得刻意說不定。

    0-26今天太陽回歸
    以為持續蛻變
    今年有點例外,迷惘焦慮佔多數,
    動能減弱暫停運行,不擅延續交情也孤僻。
    大部分被自己解讀為一廂情願,甚是沒準備就開始疏離群體。
    步調舒服別急。

    不過還行,自體碰撞顯示真理,
    眼睛記得看著自己,關注自己,捧起自己。

    月亮盈缺,變幻莫測,
    是陷入自我懷疑的週期。
    反而更喜歡不那麼圓的月亮,
    像自己,有點缺陷,但離完美再差ㄧ點,永遠都要修正提醒。


    初耳:理想的創作環境,必須要有的元素?


    weidaji:很大的落地窗,太陽可以照進來,讓我可以知道現在是白天還是晚上。
    現在和家人一起住,我在家裡的客廳弄了一塊桌子。現在,我已經訓練到家人經過,或者在廚房煮菜聊天,我都完全聽不到那種。我同時也把他們訓練到我在做事情,不要來煩我。畫畫前我一定去沖水,淨身儀式,全身清爽好做事情;帶著耳機放任何聲音都好,不要有人聲的、有人聲podcast有時候也會聽,但我並不知道內容在講什麼。就是白天晚上很孤單,想要有個環境音,感覺有人在。當我畫到後來很進入狀況,我其實也聽不到任何東西,音樂、聲音只是幫助我更快進入畫畫的狀態。

    初耳:初耳是日文「第一次聽說」的意思,最近有什麼初次聽聞的奇事呢?

    weidaji:有!家裡最近長輩最近過世,家族的人一起摺蓮花、元寶的時候聊天。我才發現我阿祖在大稻埕是開「茶店仔(茶室)」的。我心想真到假的啦!於是我用阿祖的名字去查,發現一則新聞。一本書叫《你不知道的台灣》,裡頭有寫以前大稻埕曾經有雛妓被老鴇逼迫,政府就懲罰附近有牌照的茶店仔,發現有阿祖的名字和他的店叫蝴蝶。這是我昨天才知道的,聽到很震驚。據說他們以前抽屜打開都是錢,但後來賭博都輸光了,不然我現在也不會這樣。

    最後一題,如果初耳的mimi入住大基海產店,他長得會是……

  • RECENTRY
    當思念匯流成河,澆灌著心底的渴:吞兵衛、…
    兩大一小週末散步,陪伴書寫與繪畫的日常軌…
    以音樂創作人菅原慎一為中心的新樂團「SA…

    ALL

    AREA
    TAIWANJAPAN

    NEWS

    ARCH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