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 珍重再見!萬鏡寫真館-位在台北的攝影工作室 4.8 ⭑ ⭑ ⭑ ⭑ ⭑ 永久歇業

    Text&Interview_王涵葳, Photo_鄭弘敬, Design_Jun

    總有這麼一處,想著要擇日造訪,卻始終沒去成,塵封於必去清單裡,直到貼出歇業公告的那天,傷感嚮往之處將消逝。當萬鏡寫真館張貼即將歇業的消息,喜愛復古浪漫的族群在貼文下,留言哭成一片瀑布,滑了好久仍不見底。

    「來不及去拍照了😢」

    「要不要趁結束前去拍一波」

    「不~~~怎麼可以😢😢😢😢這麼棒的地方」

    「存在我口袋名單裡好久好久了」

    「趕快安排時間!」

    萬鏡重現日本大正時代的寫真館風貌,踏入襲來的感受力,有木頭溫潤的色溫、光線質地的安靜氣息,凝結著過去存有美好年代的一隅。然而萬鏡不僅是個場景,還有能說故事的魅力,都透過館長李廣 (Ricor) 作為傳話人,在不定期舉行的古寫真市集、家庭照紀念照拍攝裡,傳遞萬鏡與他所鍾愛的攝影文化。

    轉角屋子的前世今生

    萬鏡成立後,曾獲「老屋新生大獎」的優選,也曾亮相在日本雜誌《BRUTUS》台灣特集,受人喜愛程度跨越國界。李廣構想空間時,獨棟建築是必備條件,論在台北市中心整棟物件何其少,他原先評估在西區找到的機率較高,但兩個月後,當他騎腳踏車經過潮州街和金山南路口,轉角貼著租的雙層建物吸引住他的目光,二樓大窗通透明亮,為李廣打造寫真館的計畫透出一線曙光。

    李廣直說自己運氣好,找房不算花費太長時間,位子又在蛋黃中心,「我來的時候房子是空的,前一手房客是開燒餅店,他們已經搬到對面,更之前是中式早餐店」。現存建物在1983年重建前,是兩棟木造建築,它的門牌面向潮州街,直到後來道路拓寬,門面才轉向杭州南路。房子身世有來自街訪鄰居的情報,也有網路上查到的訊息,李廣細數萬境的前世今生,而又一面讚嘆著:「他真的是個很神奇的建築」。

    神奇一詞的貼切形容,也發生在李廣裝修過程中,近四十的屋齡成為萬鏡前,內部狀態零零落落,老房子有的問題,這裡幾乎都有,除壁癌、拆隔間,在有風格前,基礎建設得先重來一遍。

    萬鏡的誕生歷程,從找房到完工開幕,正好花費李廣十個月的時間,他自擬像是生了個孩子。空間內裝是新生的,賦予氛圍有賴許多老靈魂支持。投入在傢俱老件的精神與金錢無以計量,直到對外3、4年後,仍然可見萬鏡的場景持續進化中,這裡頭有的是李廣的熱情和堅持信念。設計細節有賴「
    homework design」的主理人Marko執行出李廣腦海中的想法。

    高年級員工組成的大正浪漫

    萬鏡臉書中有個命名為員工們的相簿,是李廣拍攝物件的到職紀錄。萬鏡裡的人才來自世界各地,不分國籍、年紀。有些老件年代可考,有些老得不得其年紀,更有些特別備註著大正年份,「萬鏡基底風格就是來自大正時期。」李廣提及的日本大正年代,換算成西元紀年介於1912至1926的這段時間,當時日本受歐洲浪漫主義影響和文豪夏目漱石的定錨,後人常將浪漫與大正作連結。那已經是近百年前的樣貌,多數人未曾親身經歷,透過比我們更長生命力的物品,

    老件員工完成在萬鏡的階段任務,即將退休。李廣已為多數夥伴找到未來養老的落角處,展開新的旅程。然而,有幾樣特殊意義的物件,李廣自己留了下來。

    員工A 正門與洗手間的門

    李廣將當時吸引他的大窗,重新修繕再安上彩繪玻璃窗。問有最想分享的物件嗎?他第一個回答的也正是門與彩繪玻璃,「洗手間門和正門,是從同一個地方過來的。本來是在日本某個喫茶店;也可能是個洋樓。送過來時,玻璃有點小破損,自己再磨補。」老件經時間長久使用本就有些痕跡,修補處不仔細看並不明顯,所有傷痕加總一起反倒和諧。李廣再指著門下方的接縫,他說有請師傅把門框加高,我們都比過去的人高上許多。物件如時代的記憶體,存有當時使用者的狀態,也像是立體的照片,如實記載。

    員工B絨布沙發椅

    「這張椅子大家都坐過,所以我要留著。」李廣說的是曝光度最高的雙人絨布沙發,也是跟著他拍攝千組家庭照的幕後功臣。座上賓有大家族中的爺爺奶奶、有時是新婚佳人、也有一家大小親暱擠一起的珍貴記憶。椅子出身自英國,李廣在台灣二手傢俱店覓得,原本是雙人加上兩張單椅的三件組合,他先帶回大張的,後來覺得拆開實在可惜,再返店帶走餘下的兩張回萬鏡團圓。

    對分別、說再見,李廣語表豁達,實則是消化過複雜情緒的回應。面對萬鏡的名場景,他說出心裡或許成型的打算:「如果大家很懷念,在另個地方能找到牆面,複製這個景其實不難,有沙發,壁紙、地板、壁爐,就可以。」

    員工C日本時代的台灣鏡子

    不只是外籍員工,萬鏡亦有在地出身的老件。梳妝間鏡子上的字寫著台南山田商店寄贈,「它是個石膏框,我在台南古董店收的。石膏框最少最少都有60年起跳的歷史。字是鑲嵌在裡面,是昂貴的作法也不是一般師傅能做的。」李廣論物也看工藝,他分享石膏框產製源於省錢,相較木雕繁複費時又昂貴,石膏便於製成,能以翻模後上色。裂縫裡能看見白白之處就是石膏。再談論到鏡面工藝,李廣帶我們至二樓,看其中一件檜木老櫃上的鏡子,「你摸鏡子是平的,但看起來是凸透鏡,很神奇喔!」

    萬鏡與他共創回憶的人們

    突如其來,在採訪一半時,李廣反問著:「你們知道萬鏡名字的由來嗎?」

    回顧萬鏡過往訪談裡,曾見其寓意有万華鏡,也就是萬花筒之意。李廣回溯萬鏡誕生前一段故事:「之前廈門街有家要收的中藥老舖,後代曾經有意願轉做餐飲,我去看過那個房子幾次。儘管後來沒做成,卻啟發我取名的想法。」當李廣打算使用店鋪名其中兩個字作為未來攝影棚的名字,也得到中藥鋪女兒的慷慨支持。

    六年以來,李廣拍攝過上千組「家族紀念寫真」,其中有不少是熟識面孔,一年復一年來到同個場景,留下歲月記憶。作為攝影師,李廣愛拍人卻不愛被拍,他說自己的家人也是不習慣入鏡,「我的第一張全家福也是在萬鏡拍的,我們家從沒有拍過去相館的那種,就真的是很不愛拍照的一家人。」當李廣再回想,那張初次家庭照其實自己都沒入鏡。「因為萬鏡快要結束,有跟我的大家族說再來拍吧!這次我就會入鏡。」

    早期照相是奢侈的,遇上生命裡的重要事件,盛裝赴照相館,拍完後洗出裱框,對比如今的影像氾濫,單手一舉按個鍵的方便,照片常是躺在雲端裡沈睡,少有沖洗出來的機會。因萬鏡即將歇業,喚出許多迷,如果不是要收,那為什麼選擇在萬鏡拍下紀念照?想拍背後的起心動念又是為何?我們找回這六年間,曾造訪萬鏡不止一次的家庭,邀請他們分享與萬鏡的回憶。

    Rice and Shine 周筠一家
    周筠和金該創立的「Rice and Shine」,連續365天、1000天的家庭生活照與短片紀實,帶來親子相處間,療癒又幽默滿滿的日常面貌。

    Q:在萬鏡拍攝家庭照的契機?

    周筠:會在萬鏡拍攝家庭照的原因,是因為李廣。

    我從結婚以前就一直很喜歡李廣的攝影,尤其是他用底片留下的每個獨特瞬間,都好像把那刻鎖在了他的影像裡,不只是樣貌,還有一股溫柔。正是因為如此,六年多前我跟先生在香港的婚禮特別透過了朋友的牽線邀請了他來幫忙拍攝,還記得我多怕他會拒絕我們,因為擔心他不喜歡接婚禮拍攝,所以當我們知道他願意來之後,我特別叮嚀了在場為數不多的親友們千萬不要指使他,我很想放手讓他記錄我們那天的每一刻啊(很焦慮的新娘)。

    後來更有緣的是,有個珠寶品牌在幾個月後把我們再度串了起來,邀請了我們一家子,進行家庭主題的廣告拍攝,而攝影師正是李廣,而當時我正懷著第一胎,就這樣很剛好的因為工作留下了珍貴的家庭照。

    後來,幾乎每隔一年,我們就會藉由珠寶廣告的機會在萬鏡留下一張家庭照,而那似乎也就這樣默默成了我們的傳統,看著照片裡一點一點的多出了好多人,不變的是那一面經典的日式繪金壁紙,跟我們臉上滿滿的笑容。

    Q:分享在萬鏡裡的回憶

    周筠:記得第一次踏入萬鏡時,即使已經從網路上,看到了這個相館有多美。真的進入後,又是另一個屏息。那種,你很難想像這裡面的每一個角落,都是如何被細膩的擺放安置。看著李廣繪聲繪影的介紹著他如何找到壁紙,拱形窗,到每一張椅子、每一個窗台上的陳設,我們家人雖然一直笑他到底要花多久,才賺得回這些所費不貲的物品,但那天他眼中那閃閃發光的萬鏡,是我永遠忘不了的初次印象,如此難能可貴的驕傲。

    而每次,在萬鏡拍攝時候,李廣總是會開玩笑的說:「你們真的是我拍過最好拍的家庭了。」儘管我知道,多少是因為我們自己也時常在拍攝,所以孩子們也間接很習慣在鏡頭下跟攝影師互動,但我想終究是因為他總是給我們家一種很熟悉又溫暖的感覺,聽見他一邊按下快門時《在那頭喊著:「嘿!看這邊喔1、2、3 ! 很好很好太強了啊!你們。」一邊揮舞著一個古董鼓鈴吸引孩子們的注意,他那份對影像的執著加上萬鏡的美,讓人感覺在這裡留下的每一瞬間,都是一種時空體驗,如此珍貴又獨一無二。

    還好,在跟萬鏡說再見以前,我們曾留下了那麼多合照,他讓家庭照,不只是一群有血緣關係的人站在一起微笑,而是幫我們保存了記憶、留下了情感。

    Where與Roger一家
    Where是Where’s Flower花藝總監、Roger是家居品牌「TZULAï 厝內」的負責人,兩人育有一對女兒並將日常積累的體驗投身於生活產業之中。

    Q:在萬鏡拍攝家庭照的契機 

    Where:因為我和先生在潮州街上有辦公室和咖啡店,當時萬鏡在裝潢就很常經過,發現很特別是個復古寫真館。因為工作需求自己也蠻常拿相機拍照。如果我們家真的要在外面找地方拍照,就希望是特別一點的。萬鏡的特別有無法複製的特色,加上李廣很有他個人風格,所以讓我有來拍照的念頭。後來開幕沒多久,我們就去拍全家福了,第一次是在大女兒一歲的時候。拍小型三人的家庭照。

    先前是沒有拍過家庭照,我和Roger的原生家庭過去也沒有,我們三個人拍完後,第二次約了大家族去拍,在後來,小女兒出生後,我們四個人又再去拍了一次。除了家庭照外,來過市集也有拍過拍立得。真的去過好多次,可能五六次還是七八次了。後來跟萬鏡和李廣也變成朋友。

    Q:在萬鏡裡的回憶

    Where:印象蠻深刻是很多次我們都是在樓上拍照,有次因為要換衣服,去樓下才發現萬鏡連梳妝休息的空間,氣氛都很到位。沒有像下了舞台後,準備的地方有後台感。就像坐時光機到以前的感覺。對女兒來說因為他們先認識萬鏡,後來到外面看見柑仔店,他們就會說這裡跟李廣叔叔那邊好像,從小孩觀點來看,很別於我們的生活經驗。

    萬鏡的行程已排滿預定,李廣日日加班拍照、熬夜修圖。這段期間,他不是沒想過為房子續命,奔波想辦法途中,他由無奈、無以接受至坦然放下,是段不好受的過程。=最後,還是忍不住問李廣,在你想像裡萬鏡會有結束的時候嗎?他試著找到對應的詞句:「不覺得萬鏡會是永遠,而是非常久都長這樣。」

    萬物皆有落幕時,萬鏡最後的日子,李廣把空間留給了自己的展覽<店家>。這幾年,他在商業拍攝和營運萬鏡的空檔,走訪台灣各地僅存老店家,「展覽題材會是我拍攝的『店家系列』,我記錄一些即將消逝的店。那些店要消失了,萬鏡也要消失了,就是同一件事情。而我也曾經短暫是一間店的老闆,這整件事就完美契合了。」對李廣、對萬鏡而言,是彼此間最美好的告別儀式。


    [Info]
    萬鏡寫真館
    106台灣台北市大安區潮州街9-1號
    www.facebook.com/wanjin.studio
    www.instagram.com/wanjinstudio

    萬鏡寫真館最後營業公告:
    9月27日20:00開始開放10/5~10/26 紀念寫真與場地租借預約(僅以官方
    Facebook訊息進行)
    額滿之後不再開放預約,寫真館也不會搬遷它處。9月27日20:00前之預約訊息不會優先回覆
    敬請請於指定時間起傳送預約訊息,照片須等候兩個月以上交件。


    展覽:<店家>
    地點:萬境寫真館
    展期:預計2022年10月底,詳情敬請溫柔關注萬鏡寫真館

  • RECENTRY
    與波佐見燒相處一室,色香味美的日常應用 …
    潮流匯報!澀谷PARCO改版新生三週年!…
    台南設計旅館 U.I.J Hotel &…

    ALL

    AREA
    TAIWANJAPAN

    NEWS

    ARCHIVE